追蹤
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誰的公民不及格?

  杜部長從公民教育的反省談起。由於我國聯考、指考都不考公民,使得此一與道德、法治、民主素養、公共意識息息相關的科目長久不受重視,許多人誤以為公民教育只是威權體制下洗腦式的教條,於權力解構中似已無存在必要。   價值多元的社會,應容許成員依其利益、人格、立場與尊嚴,就各種社會議題選擇不同的價值判斷標準。各個價值體系之間必然產生衝突(例如喝珍奶或買軍購),因此需要一個理性言說情境,加以維繫意見及事實的充分陳述與詮釋。真正的公民教育內容,便蘊涵上述議事程序及思辨精神。   也許,我們已無須再背誦公民課本裡的國民生活須知或十大青年守則,甚至有權改寫;這個改寫的過程,則建立在「理性化與除魅」的行動上。韋伯在《學術作為一種志業》演講稿中引用康德的話說:「啟蒙是人超脫於他自己招致的未成年狀態。未成年狀態是無他人指導即無法使用自己的知性的那種無能。」(答「何謂啟蒙」)公民教育應有的啟蒙本質,其實是每個人日常的生活實踐,包括親子、師生、兩性、群我之間的溝通,而非上下從屬的宰制灌輸;否則思想單一化的支配,就是知性的癱瘓。   韋伯又說:「今天人的命運,是要活在一個不知有神,也不見先知的時代。」對照美國波斯納法官筆下群魔亂舞的媒體,和不務正業的「知識份子」,他們所帶給社會的迷信及魅惑,不亞於課堂上考試引領教學、成績控制等權力不平等的隱形結構,所助長的偏見。欲使社會有能力抗衡後現代的價值斷裂,擺脫渾沌失序的未成年狀態,此時不提倡公民教育,更待何時?   2006.4.19 自由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