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繼續 - 一個關於懸案和不洗澡的故事

  日本警視廳有個專門負責「繼續」的部門──搜查一課二係﹝檔案室﹞。繼續在這裡的通常意義是:等待懸案度過追訴期限。檔案室刑警們的主要任務是將懸案歸檔、接受民眾投訴並安撫之;直到柴田純警部補來報到後,一切就........   柴田純,二十四歲女性,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智商一九九,酷好閱讀推理和《浪漫經典》之類的少女言情小說,最愛《姊妹》等戀愛占卜雜誌,對雜誌上的愛情運勢及性愛技巧深信不疑;曾有在公車上演練叫床而遭到性騷擾,並當場逮捕嫌犯的紀錄。   她可以輕鬆解開最困難的微積分習題,也可以瞬間答出一連串艱深的法律條文,或者不費吹灰之力駭進美國太空總署網站;她以警察大學「初任幹部課程教養」第一名成績(射擊、柔道最後一名)分發至檔案室實習,準備接任地方警署署長。這樣備受矚目的警界明日之星,卻經常忘記吃飯、睡覺﹝因此隨地暈倒,嚇壞同事真山。她的名言:我忘了睡覺後來就昏過去了。真山說這就叫做睡覺﹞、洗澡﹝當她一邊抓頭蝨一邊咕噥:該洗澡了。隨即致命的睡著﹞,忘東忘西﹝包括警察手冊和手銬。常常要問:我知道犯人是誰了,怎麼辦﹞、方向感錯亂﹝必須隨身攜帶羅盤﹞、搭公車坐過頭﹝通常直接坐到終點站﹞而每天上班遲到,完全符合天才的要件。   是的,《繼續》是一部專破懸案的日劇。縝密的殺人佈局和明快細膩的推理,固然是它的賣點;鮮活的角色個性,更是觀賞此劇的趣味所在。對柴田而言,破案是本能也是興趣,在她的思維邏輯當中,撲朔迷離的案情和微積分沒有什麼分別,只是從問題找出線索,從線索求出答案。然而,一旦將數學公式裡的因數換成人性,變數代入動機,柴田所面對的謎底就複雜多了。在她揭露某位日本第一的心臟外科醫師的殺人罪行時,手機裡傳來病人危急的訊息──逮捕他,數十甚至上百成千的患者便回天乏術──殺一個人和挽救幾百條人命間,孰輕孰重?倘若沒有柴田,這案子將永遠成為懸案,兇手永遠逍遙法外,但柴田在破案的剎那卻不由得想:難道我錯了嗎?雖然這個陰霾只在鏡頭前籠罩三秒鐘。   醫師嫌犯回頭向柴田大喊:殺人兇手!這一幕真是絕筆。   柴田的同事真山徹就乾脆多了。「犯罪就是犯罪」,管你是天皇老子還是日本第一的手指。站在法律的倫理,的確犯罪就是犯罪,如同醫生碰到陳進興仍舊得施予治療。真山是嫉惡如仇的硬漢,他不只一次動手修理嫌犯,為的不是他們犯下的罪行,而是他們犯罪的「理由」。   第一集,性無能的下屬巧妙謀殺上司,為了拯救婚姻暴力下的上司之妻;柴田追究的是一種超越性關係的「純愛」的證明,真山看見的是上司之妻利用下屬的愛意、謀殺親夫的人性陰暗面。第三集,柴田追究的是一位被第三者奪走丈夫的心、金錢與生命的妻子,是否由復仇獲得救贖;真山則對女人的稚子說,媽媽殺了害死爸爸的兇手,很了不起呢!第五集,擁有特異功能的男子,為顯示其超能力而殺人,他振振有詞底說:太多平庸之輩,不願承認別人比自己優秀的事實,才會扼殺了真正的超能力者。真山則反譏:在這些毫無特長的人們力爭上游的時候,你又做了什麼?老二不禁聯想貞子的怨念而充滿無限同情,但真山說的話,亦是何等擲地有聲;也許柴田和老二都想知道,是什麼挑起貞子如此沈重的怨念?   抱歉把一部饒富興味的推理劇談得如此嚴肅,恐怕推理迷想沈浸的是每樁案件的精緻陷阱,這點,《繼續》不會讓你失望,老二不加著墨,以免妨礙各位看倌的戲癮。畢竟,相較於真山勇敢的「正義」,人性實在太脆弱了,怎麼禁得起推理的折磨?觀眾不妨像柴田純一樣,陶醉在「關門時什麼都沒有,打開門卻發現屍體,彎打俘虜﹝wonderful﹞」「住了就一定會死的房間,埃克色冷﹝excellent﹞」的無窮鬥智樂趣中。能不能「繼續」,柴田決定;要不要「繼續」,由你決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