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2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蘋果來了!牛頓被打昏了

  雖然要求我“提出實際見解”的版友並未提出他自己的見解,這似乎不是負責任的討論方式,且我本來打算睡覺不想回長文,但命中註定要被蚊子吵醒,那麼我就把話說清楚,以免遭受誤會。   在公權力都無法有效介入的媒體亂象裡,一個BBS的版能怎麼改革媒體呢?我們並不需要像青蛙猛漲鳴囊去和牛比大隻,這是不切實際的,因此設立這個版的目的,站在務實的立場,是期待至少當媒體報導出現邏輯漏洞、知識誤導、事實扭曲的時候,這裡的版友能發揮識讀能力或以各自不同的專業背景,傳播更接近真相的言論。   而我之所以採取有點戲謔的反詰方式回文,是認同版友有在收到我拋的磚頭後,能夠把玉掏出來的能力。記得冷戰期有一幅著名的漫畫:國際列強各自扛著一尊大砲,個個被壓得喘不過氣,然而勢均力敵;下一格是列強各拎著一把步槍,全都輕鬆許多,但依然勢均力敵。   蘋果日報登台對其他媒體造成的影響,我們可以觀察壹週刊的情況。如果一個獨立於本土複雜政商網絡的媒體可以帶來立場中立的客觀報導,那麼為何台灣壹週刊發行後只見八卦指數高升,而不見實事求是的正面效應呢?或許有人認為使其他媒體窘態畢露是正面的,試問民眾由此獲得什麼益處呢?對照那幅漫畫的例子,壹週刊及蘋果日報愈熱,媒體狂煎的混蛋愈沸騰,只有大家都冷下來,雖然一樣是勢均力敵,但腥羶色或許可以少一點。   許多人讚許壹週刊善盡求證的責任,然而,真正的求證是什麼?壹週刊願意投入資本培養飛天遁地無孔不入的記者群拍照留念,固然是一項進步;但我們別忘了過去媒體尚稱封閉的老三台時代,張雅琴女士以一幕偷拍到的歌手潘美辰與女性友人漫步街頭的畫面,便極盡所能的渲染潘小姐的同性戀傳聞。再看最近的例子,各媒體報導和平醫院SARS疫情,以一幀穿防護衣女子作勢欲跳樓片段,指稱醫護人員跳樓,或旁白說明是病患家屬,標題卻寫著聳動的醫護人員跳樓。   可怕的是,因為有了影像,使謬誤更容易被不加思索的接受。以為那就是證據。   目前的媒體亂象是一個極端,民眾在開放的激情中眩暈了頭,過去衝撞壟斷媒體的專制權威的力道,反作用力直向人群推擠。以前不許批評政府,所以像張雅琴報導同志新聞的蜀犬吠日手法只用在政界以外,這手法並不新穎,亦非黎智英先生首創,距離真相也有一段距離。文字可以避重就輕,語音可以斷章取義,影像也可以移花接木,因此,當閱聽人將對既有媒體的不滿一味投射在反向操作的新興媒體上,而盲目的信仰它所釋放的訊息,毒素將擴散得更快且更致命。因為既有的媒體我們已逐漸習慣於批判它,我們有存疑識讀的免疫力,對新媒體的操作手法卻尚未產生抗體。所以我才會提醒各位,此時不宜張開雙臂擁抱它,基本禮儀該先握個手就好;更不宜輕許曖昧的自由給它。   之前有版友提到自由市場,我輕描淡寫的說不能不考慮權利意識的問題。這應該是很實際的意見,無奈原作者無法意會我的語重心長。在美國,由於自由主義高度發展,伴隨著時間的沈澱,權利意識甦醒,因此雖然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強化了言論自由,他們的司法也試圖進逼隱私的平衡。過去為了對抗國家機器,我們主張言論自由,以及揭發弊端的新聞自由,為此我們願意讓渡部份權利,以求當時受盡壓縮的某一項權利鬆綁;如今我們奮鬥爭取的那個權利鬆垮垮的像穿一件貂皮外套裡頭連內褲都不穿,華麗的言論自由下是赤裸裸引人遐思並輕易被入侵猥褻的隱私和知的權利。為何我們不能早一步將美國的前車之鑒作為我們綢繆的油紙?   剛才講的各位可能感到無關痛癢,我只是小老百姓,媒體怎會侵犯到我的隱私?我無意說一些諸如“等你哪天碰到就知道”之類觸各位霉頭的話,我相信倘若各位只想獨善其身,反正這本雜誌、這份報紙圖文並茂,排版美、文筆佳,又寫了很多別家看不到的新鮮玩意,我就支持它的話,各位恐怕不需要到這裡來看區區敝人不才在下我嘴角全波長篇大論。   不可否認,上述提到的特色都是壹週刊及蘋果日報引人垂涎的優點,我也樂意給它鼓鼓掌,吹幾個口哨,喊兩聲「搖咧搖咧!爽喔爽喔!」不過各位想必也明白爽完的空虛感,尤其是吃過黯然銷魂飯之後,才知道原來“太黯然、太銷魂了”的滋味,只是加了洋蔥而已。蘋果日報的行銷招數就像爆漿撒尿牛丸,一開始俗擱大碗還尬令狗,而我們正不幸是那群厭食症患者,對舊媒體難以下嚥的餿水倒盡胃口。   我說蘋果日報的風格像禿子不用煩惱掉頭髮,他們是從台灣複雜政商網絡外空降而來,輕飄飄零負擔靠得住好自在;那其他怕側漏怕後漏怕回滲熊貓眼又木頭人的媒體怎麼辦?要他們像蘋果日報那樣玩,財力根本不是問題,但是量多量少甚至哪天一不小心就不來了卻不是輕易能改變體質,蘋果日報的先天體質並無法提供示範給其他媒體,因此頌揚這一部份不能使其他媒體汗顏,反而給他們振振有辭的藉口。   新聞評議效果有限,我們自己就能判斷報導的真實性與媒體的客觀性,開罰單是九牛一毛,公權力的介入是一條漫長的路,絕不能走回頭路;因此,目前唯一的救濟管道是觀眾的慧眼,以及權利意識的覺醒,倘若以“迎王師”的態度過份期待蘋果日報的“弔民伐罪”,反而失去最後一道理性的防線,更無法進一步研發出疫苗。彷彿《宋家皇朝》張曼玉的台詞:革命前,我們是舊社會的奴隸;革命後,我們是舊社會奴隸的奴隸!   無論蘋果木瓜芒果還榴槤,我們不一定要嘗鮮,起碼叫老闆別把沒熟的、長蟲爛掉的拿出來賣,否則我們不買、不吃,或者當場吐給他看,把攤位弄髒看誰來買。又或者上消基會告他,一次告不倒,兩次,兩次告不倒,三次……告的人多了,他不被告死也煩死,不被煩死也過勞死。   各位講究實際的版友們,有什麼比將秤砣掌握在手心更實際?   2003.5.3 PTT實業坊media-chaos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