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紀念行憲不如紀念終戡

  1945年起,中國國民政府接管台灣所適用的相當於憲法的最高法律,係1931年以「國民會議」名義卻實為國民黨一黨制定、將黨治原則予以國家法化所通過的《訓政時期約法》。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後,以「代行」總理職權的蔣總裁,得以「手令」隨意指揮一切黨政軍機關。在此期間1936年被迫迎合各界要求「結束訓政」之壓力所公布、作為1947年制憲藍本的《五五憲草》,也是此一「黨治經驗」的產物。   依《中國國民黨訓政綱領》所示,其「黨治」原則包括「必要時得對於人民之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等自由權,在法律範圍內加以限制」。甚且表示「須服從擁護中國國民黨,誓行三民主義,……始得享受中華民國國民之權利」等等。易言之,先有黨,斯有國家,在人才之任用上,亦如孫文所言:「至於本黨黨員,若是確為人才,能勝大任的,自當優先任用,以便實行本黨的主義。……於本黨中求不出相當人才,自非借才於黨外不可。」這裡說的主義,即中華民國憲法第一條明定之「三民主義」,可見由黨員基於黨意統治國家,仍是現行憲法制定所繫而始終難以擺脫的思想背景。   無怪乎,即使二戰結束且中國成為四個主要戰勝國之一,使國民黨在法律上很難再以「非常時期」為由,維持訓政時期一黨專政的黨治體制,但仍在1947年憲法生效前的七月間通過《動員戡亂完成憲政實施綱要》,復於1948年形式行憲短暫四個月後公布其效力足以停憲而大幅擴張總統職權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   1949年更依效力不明之《戒嚴法》由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公布「台灣戒嚴令」,此後台灣戒嚴長達38年,雖於1987年宣告解嚴,但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尚未廢止的情況下,上揭人民基本權利尤其是政治性權利,猶受其嚴重之箝制。縱令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仍續以後為大法官解釋宣告部分違憲之國安三法﹝國家安全法、集會遊行法、人民團體法﹞擴張政府權力,架空憲法之基本權保障。   由此觀之,1947年12月25日所謂「行憲」以來至90年代,其憲根本從未行之,如今在台灣實行的憲政,是台灣人民共同努力的結果。與其紀念行憲,不如紀念終止動員戡亂或金馬宣告解嚴的日子,否則徒具形式的憲法及其紀念,只會引起人民的輕視與對政府的疏離,無法呼應人民的法律及歷史情感。   2011.12.25 自由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