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九七三最後一堂邏輯課

一九七三最後一堂邏輯課*

那年我們向大道盡頭的銅像註冊
推翻講台,將教室夷為平地
和課桌椅打成一片,僅留黑板及其下一列列焦灼的
眼神,燒掉課本裏燙金的帝國主義
等一副被戰爭碎片切出深度的眼鏡、總刮不乾淨
雜沓墨漬的下顎,緩緩地數過二十一步鐘聲走來
自點名簿鬆開學生的影子與他自己鈍重的鄉音
在腐朽的語言中就座,這才執起半截粉筆
如倒轉沙漏,指定一段埋首默書的時代
「這門課沒有考試、沒有學分,」他宣布:
歡迎逃學,但必須翻越一堵論證之牆
且不怕被牆上尖銳的荊棘劃傷──
直到我們舌尖長繭
並有足夠的力量吊起謊言與不停歎息的標點

那年我們從大道盡頭,自由地走
到奴役之路……歷史與地理斷交
在二維結構想像出來的街頭,我們和先祖
走上二元對立的歧途
排隊等著看故鄉一眼
有些風景看過就好,但有些
祇需一瞥,就刺痛得不斷流淚

那年,我們是不是真的上過同一堂課?
共用一個前提,互相抄襲過幾次跳躍的結論
迷信鉛字並濫用若且唯若造句
妄想以輕薄的推論推倒拒馬
以緊繃經年而痠疼的皺紋嘲弄給定的命題
但我們仍須早起,在春天到臨之前
共同目睹一名正在發問的學生遭到逮捕
喉頭上了手銬,揪住他還在驗算的證明:
(那些被規定好的)若且唯若…則…

那時我們還不知道這是最後一節課
祇顧著將每個遠去的時代留下的遺書
和忘記帶走的背影,捲進一張空白的監牢
放大鏡原來是過於龐大的眼淚
文字與催淚彈一同潸然落款
藏起半截斷頭詩,如教師未用罄的半截粉筆
無從下筆的後半生是一艘皺得不能再皺的紙船,動盪著
島嶼折痕漂浮過三十年分的酒精,醉醺醺地回來
最後一支換過的旗幟倒在甲板上
回來的,是陸續失眠的搖籃們
傾斜成險峻的沈默
成群結隊地打著寒顫
在歷史密不透風的口吻間
──齒縫有光 光裏有縫
儘管不得不睜開的刺痛那麼地需要睡眠
也習慣了在白晝做著鬼魅的夢
關於滿載而歸的命運、智慧與愛
沒有標題,沿途寫下的斗大零分
蟲洞般從未被攤開
稍息以後不敬禮解散

────────
* 1973-75年,在「保釣運動」、「言論自由在台大」、「民族主義座談會」之後,警總逮捕台大校內外九名師生,哲學系十二位教職員遭解聘或不續聘,哲研所停招一年,史稱「台大哲學系事件」。

(2011第十四屆臺大文學獎新詩首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