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大人看連戰訪北大

台大人看連戰訪北大

──自由精神,不是從北大帶來的,是要從台大帶過去

  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是台大人的學長,也曾是台大政治系教授、系主任、所長。論理,他與自己的「母校」台大的淵源應比「母」校北大深,他對台大時代背景及歷史脈絡的瞭解亦必當不淺;但遺憾的是,從連學長的北大演說文中,我們咀嚼不到一絲傳統的薰染、情感的共鳴。筆者願意就後進之姿,提出幾點看法與學長砥礪、共勉。

一、 連學長說:「自由的思想,北大、台大系出同源,可以說是一脈相傳。」

  我校台大成立於一九二八年,前身為「台北帝國大學」。比較二戰結束由國民黨政府接收後的台灣大學,和日治時代的台北帝大學制,最大的差異是,戰前的台北帝大採行「講座制」,在此傳統下,教授擁有包括預算決定權在內高度的學術研究自主權;使當時的台北帝大,一方面具有對國家的效用,另方面也具有對抗政府的社會威信,即令台灣總督亦不得干預校務。戰後台大改行「系學分制」,強化官派校長的權力色彩,及校園學風整頓的氣氛。

  由此可知,台大的自由主義精神乃台北帝大傳統所固有,經歷過種種學制更迭、人事變遷、政權交替,無論受到何等戰火的摧殘、高壓的統治、人權的迫害,仍能屹立不搖、迄今不衰。身為台大人的一份子,我們永遠緬懷傅校長的教育典範,也永遠敬愛傅校長的人格情操,但台大長達七十七年的歷史,並非與北大系出同源、一脈相傳,那是歷史上某段「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因為,自由主義的精神傳承,是各個世代千千萬萬台大人努力不懈的信念與堅持。相信這也才是教育家傅校長所樂見的。

二、連學長說:「所謂『去中國化』的政策是非常讓人遺憾的事情。」

  台大的自由學風,奠基在「學術的獨立和自尊」。這是傅斯年校長明白揭示的精神。然而,戰後國民政府卻大幅增設以國家主義為教育重點的許多政策性必修課程,如三民主義、國父思想等,使台大的學術獨立與自尊,淪為政治服務的工具、國家統治的利益。這不僅有違傅校長一貫的胸襟及理想,更與自由主義之潮流背道而馳。

  「去中國化」的正確解釋,並不是剝奪文化上的認同,製造衝突和矛盾;而是擺脫以單一文化面向思考的桎梏,客觀的、宏觀的、理性的、人性的面對自身的歷史和文化,達到真正的「國際化」、「民主化」,進一步累積學術研究的深厚及寬廣。惟有揚棄窄化貧瘠的政治視野,才能享有直接訴諸美感經驗、藝術層次、科學態度的開放認識。我們期許連學長,和我們一起謹記傅校長的諄諄教誨,從台大人秉承的學術獨立與自尊中,激盪出文化融合的創造力,謀人民的和諧與幸福。

三、連學長說:「台灣走對路才有出路,不能夠讓『民粹』主義取代民主的思想。」

  台大的自由主義精神,涵蓋了對人權、公平、法治的追求,因此,在台灣民主進程中,一直扮演著關鍵角色。民粹、民主一字之差,卻體現了真正的民主價值,不是靠人多,也不是向錢看,更不是比誰的拳頭大。一個獨立完整的個體,首重其自由意志,而一個健全多元的國家,首重多數民意外,對個別人權的保障;惟有獨立完整的人,才能建構穩定、和平的社會,惟有健全多元的國家,才能創造穩定、和平的互動關係。

  身為自由的台大人,我們肯定連學長關注兩岸穩定、和平的心意。大家一起賺錢很好,但不能忽略環境的維護和弱者的福祉;穩定、和平固然很重要,但不能罔顧少數人的自決和生命的尊嚴。為了兩岸的雙贏,我們由衷希望,對岸人民也能像我們一樣,在校園、在街頭、在權力的面前,無拘無束,暢所欲言。我們深摯祝福連學長,能將台大的自由主義精神這顆彌足珍貴的種子,散播在仰望自由的每個中國朋友眼中,這將是對傅校長付予台大之貢獻最好的回饋,也是送給「傳說中」未來兩隻駐台動物園貓熊大使最好的回禮。

  2005.5.1 自由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