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尻川外交與性別歧視

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女權會」)認為,這一類訴諸生理性別差異的語言暴力,凸顯了台灣社會存在已久的性別迷思,以為語言暴力就不是暴力,混淆形式平等與實質平等。就前者而言,暴力之所以令人厭惡、恐懼,不僅是肢體暴力直接造成生命及健康上的危害,更在於透過力量的宰制,威脅受害者的自由、心理安全與生存發展空間,而語言暴力所蘊含的權力宰制、心理壓迫效應,本質上並無二致。 再者,即使包括女性在內的性別弱勢族群在參政權及工作權等層面,逐漸取得體制上平等發展之機會,然而這樣的形式平等,反而助長了「社會角色化」的不平等被蓄意的忽略或無意識的隱藏。簡言之,無論是乳房社交或尻川外交,均意圖藉由強調特定人或特定族群先天的、生理上的特徵,以掩蔽其個別特質及其在社會角色扮演上所具有的獨特能力,以及此一角色應有的公共性格。綜合上述,可見性別歧視語言所傳達的侮辱、貶低,是無可否認的暴力。本次謝龍介的言論,即明顯表露出利用陳菊的女性生理特徵,迴避檢驗政治人物之專業能力以及公共政策辯論的動機。這不僅是針對陳菊個人的侵犯,更為整體社會政策思辨的公共空間帶來莫大的傷害。 建立完善救濟程序 二○○七年,我國加入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歧視公約》(CEDAW),這部全世界的婦女人權法典前言明確指出:「儘管有這些各種文件,歧視婦女的現象仍然普遍存在,考慮到對婦女的歧視違反權利平等和尊重人的尊嚴的原則,阻礙婦女與男子平等參加本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生活,妨礙社會和家庭的繁榮發展,並使婦女更難充分發揮為國家和人類服務的潛力……」(公約全文請參見http://gender.wrp.org.tw/Page_Show.asp?Page_ID=341)。 因此女權會呼籲,公眾的言語暴力,其實是內在家庭性別歧視與暴力的展現,應予以重視。假如上至政治品質、人性尊嚴基於社會角色的充分發展空間,下至私人的家庭身分關係,我們都希望擁有自由安全、免於恐懼的權利,那麼,我們就必須要求,無論政黨、立院及社會立法,對於以女性身體為文本或窺伺其私領域的性別歧視言論,均應落實《消除對婦女一切歧視公約》,建立完善的救濟程序,並且此一標準應優於黨派考量,亦不應妥協於口頭道歉甚至姑息縱容。 2009年10月22日蘋果日報 作者林欣曄為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顧問 鄭凱榕為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副秘書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