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角七號 - 一個關於理解和接受的故事

一、海角七號與天人五衰 聰子說出那句話,是真的忘了清顯嗎?不愛他了嗎? 我想都不是。他聽完清顯的故事後說: 「我並未忘記在俗世中所受的恩愛。......說到記憶,  它能映出不可能映出的遙遠事物,  讓遙遠的事物看起來像近在眼前一樣,  像一副幻妙的眼鏡。」 聰子只是把那一面幻鏡拿掉而已。 瑜伽經說,經驗的殘存,叫做記憶。 回到首卷,聰子在春雪已經說了: 如果真有永恆的話,那便是現在這一刻了。 換言之,記憶並不是實相,是經驗的軀殼。用佛家的話說,那是色相。 色相是看不見的,我們所看見的,是幻鏡所投射的借屍還魂的軀殼, 心理學說那是受意識操控的知覺, 經驗哲學說那是尚未經過詮釋的被覺知的對象。 反過來說,既然記憶是經驗的殘存,經驗就是記憶的靈魂。 用我的話說,經驗代表著一種理解或接受, 因此,它就可以透過再理解或再接受來重塑。 當我們需要藉由這樣的重塑過程來掌握記憶這樣的色相, 代表我們還沒有真正全然的理解或接受, 所以,就會隨著每一次不同的理解方式和接受程度所產生的種種情緒, 搬弄著諸如愛、恨、不在乎等問句, 不停的像白雪公主的繼母,向幻鏡索討不可能的答案。 其實,不必等到六十年後,聰子在那一刻就理解並接受了,                ‧‧‧ 無論到底有沒有清顯這個人,是死是活,轉世成了什麼人, 對六十年前或六十年後的聰子,他都存在,也等於不存在。 友子和聰子一樣,六十年來,都不知道曾和自己相愛的人是生是死, 飄洋過海的郵件,與翻山越嶺來訪的故舊如何通知他們, 寫情書的日籍教師在六十年後死,跟清顯在六十年前死, 對友子和聰子,也沒有所謂差別可言了, 那麼,對方究竟存在與否,愛不愛恨不恨在不在乎這些問題, 又有什麼差別呢? 同樣的,我們對歷史的認識也是如此, 歷史事實就是一種記憶,就像阿嘉他們, 是從自己身上的再現\重塑\﹝再﹞理解\﹝再﹞接受而覺知。 我不太同意有人把記憶定義成死去的時間, 它不死,只是天人五衰,重新墮入凡間再輪迴一次。 即使我們不去意識,時間都在我們身上證明歷史的陰魂不散, 正因為我們常常怠於理解或不願接受,它才一直附託在我們身上等待超渡。 二、海角七號與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樹說:「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 如果死不是生的對極,生的對極是什麼?﹝kuso版:是熟。﹞ 或者生這種東西會有所謂的對極嗎? 照樣造句:恨不是愛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愛之中。 或許也成立吧?那我們也要問,愛的對極是什麼? 以及愛這種東西會有所謂的對極嗎? 對於第一個問題,系上曾經開過生命科學與倫理之類名稱的課, 當時系主任邀請台大醫院副院長講解死亡的物理性、醫學性意義, 法律上也有腦死說、呼吸停止說、心臟停止說、綜合判斷說, 把以上諸說全部加起來好了,應該是死透透了吧, 那樣就真的死了嗎?還不到死透透程度的﹝如植物人﹞就一定是活著的嗎? 借用柏拉圖的比喻,我們可以從影子看出那是一個人, 但影子本身並不是人。 我們可以從腦波、呼吸、心跳的進行觀察到的"生命跡象", 其實只是生命的影子,而非生命本身。 至於第二個問題也可以說, 包括擁抱親吻等肢體語言,犧牲奉獻等精神語言, 也只能描述愛的影子,而非愛本身。 能夠完美構成生與愛的"理型",至今沒有也可能永遠不會出現, 我們只能相信,有這樣一個理型存在而已。 在這樣的情形,我們認識的生與愛,都是殘缺的生與愛的影子, 它的對極就是完美的生與愛的理型,那是不可知的。 一起看電影的同學轉述電影版有人批評海角七號的愛情不真實, 尤其床戲來得莫名其妙,一夜情算哪門子愛云云; 我說,大概是孤獨微妙的共鳴吧? 像村上春樹說的: 互相訴說著唯有藉著彼此不完全的身體的互相接觸才能訴說的事情。 在友子和阿嘉,離鄉旅人和歸鄉遊子一樣感到孤獨, 在小島友子和日籍教師分不清異鄉還是故鄉的薄土, 彷彿,自始就是為了吸收那孤獨而在太平洋上漂浮, 那麼多不完全的身體,不完全的生與愛才有的孤獨, 能夠被理解和接受的也只有更狹窄更龐大的孤獨吧? 「孤獨不是愛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愛之中。」 愛這種東西啊,後面不接個受詞就覺得怪怪的, 你愛誰,愛的那個誰,往往比愛本身重要似的。 我想,愛的理型裡,應該包含著想像力和好奇心, 或說愛是一種,會讓平凡人擁有非凡想像力和好奇心的東西吧? ﹝為了擁有想像力和好奇心而刻意去愛的好像也有吧?﹞ 好奇的想理解對方的一切,想像跟對方一起接受的各種可能性, 一旦好奇心和想像力,也就是理解與接受磨損到一個極限的時候, 愛就慢慢的死掉了。但因為死掉的只是愛的影子, 愛本身就還會留下記憶或對方這樣的軀殼,不斷的長新的影子出來。 ﹝所以,松子不見得很懂愛別人跟愛自己,但他是最會愛的人。﹞ 我們沒有辦法把影子縫在地上叫它別動, 也沒有辦法把影子剪下來寄放在世界末日的門房, 只能相信著愛本身不完全的存在裡, 依賴著這種不完全性而存在著的理解和接受然後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