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抒情與論理

對這兩者,我通常只記內容, 例如旋律、配制、聲部之類, 至於它是第x號第x樂章,我則是過目即忘。 考試作答,我也常引出條文後,直接寫: 根據實務見解,oo者,xxxxx...也, 跳過靠背得要命的xx年台上\上\訴字第xxxx號判決\例, 不消說,有寫跟沒寫,分數當然有差。 像野田妹對讀譜沒輒一樣,這就是所謂的罩門。 或者,我搞不懂背這種書上一翻就有的東西要幹嘛? 另一個罩門是,從小我就擅長論說文勝過抒情文, 為了防範比賽或考試踩到地雷, 我還練了一手硬把抒情文寫成論說文的本領...XD 所以我自認不太會安慰人,唯一安慰別人的方法也是, 把抒情文寫成論說文。 例如,同學跟我說他跟另一個同學溝通不良, 心情很沮喪,懷疑自己是否容易誤解別人說的話; 我聽了他們的對話內容,原來問題是出在他們對名詞的理解不同, 甲要求乙提出「論理」,乙論理之後,甲說:你還是沒說你的論理是什麼呀! 乙就覺得莫名其妙啦... 其實甲想說的是「論據」,顧名思義, 論理者,推論之理由也。--1 論據者,論理之依據也。--2 由1代入2,可知: 論據=用來推論的理由它背後的根據。Q.E.D 以三段論法來表示,最有名的例子: 人都會死。﹝大前提\論據﹞──┐ 蘇格拉底是人。﹝小前提\論據﹞├論理過程 所以蘇格拉底會死。﹝結論﹞──┘ 如果有人不會死,或蘇格拉底不是人,當然就不會產生上述的結論 人都會死這件事,屬於訴訟法上規定的: 眾所週知之事實,無庸舉證﹝唉我又忘記條號了﹞。 所以,質疑人都會死的那個人,就要負責提出反證, 也就是證明人不一定會死這個論據成立。 當我這麼告訴同學,不是你的理解能力有問題, 是對方用詞不習慣造成的誤會,他就稍微安心了。 結果是:抒情文寫成論說文,過關!:p 術語,也和樂譜上的記號一樣,不會沒關係, 我相信撇開論理、論據這些名詞不用,甲乙之間的對話還是可以滑溜的進行, 就像不懂樂理仍可以享受聽音樂的樂趣; 反之,會一半比不會更恐怖,要是樂團之間對樂譜的理解不諧調又堅持己見, 像特別篇千秋第一次指揮蒂爾的惡作劇那樣,代誌就大條囉! 抒情文寫成論說文容易,論說寫成抒情難,偏偏世上多的是硬要抒情的論說文。 所謂的愛國電影、淨化歌曲、樣板戲,就是置入性腸胃藥行銷最成功的例子。 無奈,更多原本可以專為抒情而抒情的好題目, 常不知不覺的愛國、淨化、樣板了起來。 例如,阿甘的媽媽跟他說: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吃到什麼口味。」 ﹝當然也可能有人和我一樣愛吃瑞士蓮,每一片都一樣,這招無效。XD﹞ 假設阿甘他媽跟他說: 「人哪!最重要的是要有想頭,有了想頭,就什麼都有了...」 阿甘大概只會一頭霧水:義大利?維大力?哩工啥? 說好一句話不簡單,把一句好話放進對的嘴巴也不簡單, 吳念真的師傅不會自己說: 「村裡的人一個月沒見村長沒關係,幾天不見我可不行。」 那該是村民的台詞。 然而,一句家常的問候: 「你那會這久沒來,是不是發生什麼代誌?」 彷彿一句「寒梅著花未?」 恐怕比「假如你先生來自鹿港小鎮...」落落長問東問西, 要多一分盡在不言中的親切和相惜。 終究是,抒情的還給抒情,論理的歸諸論理,最好; 我這種愛囉哩吧嗦講龜毛道理的個性, 和不愛記條號字號的毛病,該改; 不過,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畫虎不成反類犬, 雖然我不知道像鶩的鵠跟像狗的老虎到底哪個比較慘, 或者更恰當些:偽君子不如真小人, 同理:假抒情不如實論理。 因為指揮在台上是不動口的,只有樂評家才會, 我們買票進音樂廳總不是為了看樂評家上台演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