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吳念真的演講與交響情人夢

「所謂真正的知識份子,  是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  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 這讓我想到阿德勒對於天才的定義: 「一個人的生命祇有被別人認定為對他們很重要時,  他們才會稱他為天才。  能夠成功地應付人類生活中問題的人,  他行為的方式顯得好像已經認清,  生活的意義在於對別人發生興趣以及互助合作。」 綜合來說,所謂的知識份子或天才, 是能夠貢獻他的知識的人,而這分貢獻來自於, 他對別人而不只是對自己的熱愛, 及與他人互助合作的熱忱。 所以天才或知識份子都是一種結果論, 而不是由天賦的智能或取得某種身分職業所決定; 像交響情人夢說的: 重要的不只是本身擁有的才華, 還有和各種珍貴的人的相遇。 而珍貴,顧名思義,是因為珍惜,所以可貴。 吳導口中的師傅,運用他的知識, 幫村子裡的人讀信、寫信, 並有足夠的智慧,以自己獨特而巧妙的方式, 給予村民們支持與安慰。 他不但是真正的知識份子,也是一名天才藝術家。 S樂團這麼愛戴千秋,真心的給他祝福, 不是因為千秋本身具有多麼深奧的指揮素養, 而是他們從他身上發現了自己的潛力與才華。 雖然我常覺得,成為天才與否並不是那麼重要; 但我也一直相信,儘管時代、環境不同, 一定還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事情, 而且,能做得更多也說不定。 就像野田妹,即使彈鋼琴不能加入管絃樂團, 他還是可以當一隻吉祥物,把團員們串起來; 就像大提琴,即使被視為土氣音準又不安定, 它依然溫厚樸實的,為樂曲打上該有的底色。 交響情人夢不斷的在傳達一個訊息, 古典音樂,一方面要精準的表現每一個音符的意涵, 必須深入的了解而謙虛的詮釋作者的原意; 一方面還要注入表演者全身心的認識與情感, 為聽眾說出他們心裡真正想聽、想說的話。 師傅讀信的心情,不就是這樣嗎? 仔細想想,法律,不也是這樣嗎? 讀信的師傅,也讓我想到正義必勝裡「和解的石田」, 他說,法庭是手術室,而律師就像醫生。 固然有時病患需要外科律師,例如劇中不敗的高岡, 有什麼疑難雜症,就到法庭上痛痛快快的開刀解決; 有時對患者來說, 揭開血淋淋的真相不一定是好事, 也需要內科律師,甚至精神科律師, 在嚴酷的手術之外,先研究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 用副作用最低的治療,解除患者的痛苦和煩惱。 音符是法律條文的文義, 立法精神是作者的原意, 除了這些,法律不能脫離演奏者投入的生命情調, 最終的目的,更是離不開音樂給人的釋放和慰藉。 我期待,有一天能在法律的舞台, 奏出一首讓觀眾站起來喊Bravo的曲子, 不當首席、不吹solo也沒關係, 就在安靜的一角, 把我現在能吹的第二部、第三部吹好。 ﹝以下是吳導演講紀錄全文轉載:﹞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知識份子的典型 我很少去聽演講。 記憶中,或許從大學以後就沒有聽過任何人的演講,主動想去聽的演講更幾乎沒有,大部分的原因是沒有特殊動機,更多的原因可能是高中以前聽過了太多制式化的演講,重創了我的心靈。 前幾個月,小內在靜宜大學上的表演藝術課程,請到了一位大師級導演吳念真去演講,我從來沒有偷偷陪過小內上課,抱著新鮮好玩的心態去了。 豈料這場演講,內容深深打動了我。 我的記憶力並不出色,但靠著常常回憶重要畫面,以下敘述應該大致正確。 吳念真生在九份金瓜石,那裡的人無不跟挖礦有關係,聚集了說著各式各樣腔調、混雜了許多地方方言的人,大家一起靠著礦討飯吃。當時所有人都很貧苦,某種程度也因為大家都半斤八兩的窮,而感情很好。 村子裡,除了正在上小學的小孩子,大人幾乎都不識字,要與外地的遊子書信往返,得靠一位先生(忘了正確的稱呼,容我叫他……師傅)幫大家讀信、寫信。村子沒有富人,這位師傅雖然也得挖礦,但因為看得懂字、幫大家做文字溝通,因而在村子裡擁有崇高的地位。 師傅不挖礦的時候,很喜歡看雜誌。 他訂閱了一大堆文藝春秋之類的東西,也看一些日本的武士道小說、偵探小說。除了文學,師傅的吸收新知能力超強,也很有實驗精神。 當時盤尼西林(一種很經典的消炎藥)是很稀有的藥物,如果村子裡的人受了傷,傷口發炎,得靠「自然好」,時間往往拖了很久,有時傷口還會惡化。看醫生?不都說了大家都很窮嗎,當然是看個屁。 事情總要解決,那師傅單單看了雜誌上對這種藥物的介紹,想了想,就命令村子裡的人湊錢,從外地亂買了一堆盤尼西林回來。 買回來了,亂打藥可是會出人命的,於是師傅叫自己的兒子把屁股挺起來,讓他先打一點點看看。過了許久,兒子的傷口比較不痛了,也沒什麼過敏反應,於是------ 「這個藥不錯!」師傅結論。 他立刻發出消息,請每個受傷的人都輪流過去讓他打一針。 聽起來很恐怖喔! 但在當時,師傅可是什麼都可以搞定的萬事通,大家都仰仗他。 村子裡的大老粗請師傅寫信時,常嚷著:「師仔!你就跟他說,幹你娘咧你這個夭壽孩子出去工作都這麼久了,半毛錢都沒有寄回家,啊再不寄錢回來,兩個弟弟就沒辦法去上學啦!實在有夠不孝!是要把我活活氣死!」 師傅點點頭,一邊寫著一邊複述:「吾兒,外出工作,辛苦了,但家裏經濟拮据你也很清楚,如果你領了薪水,別忘了家中還有兩個弟弟要唸書,寄點錢回家吧。你離鄉背井,還請多多照顧自己。父字。」抬起頭,問:「是不是這樣?」 「是是是!就是這個意思啦!」大老粗眉開眼笑,也許臉還紅了。 大抵如此。 有一天,素有威嚴的師傅叫村子裡所有的小孩在廟口集合,要大家乖乖坐好,寫一篇「請外婆到九份吃拜拜」的邀請信,他要檢查。小孩子哪敢反抗,全都開始寫。 寫完了,師傅一個一個看了。第二天,師傅把正在玩的吳念真叫了過去。 師傅說,他不是真的要大家寫信邀請外婆,而是想看看這些小孩子裡誰的文筆最好。那人就是吳念真。 「有一天師傅會老,會死掉,那一天到的時候,就由你幫村子裡的人讀信、寫信,知不知道?」師傅嚴肅地看著吳念真。 我想當時吳念真一定很迷惘、卻也很驕傲吧。 後來師傅開始教導吳念真寫信的基本禮儀、常用語法等等,也讓吳念真試著替村人讀信(將文謅謅的字眼,用大家都能理解的用語說清楚)、替村人寫信(也發生了不少趣事)。 村子裡的人甚至湊了一筆錢,買了一隻鋼筆送給吳念真,意義自然是要吳念真好好地繼承這份神聖的責任。 有一天,吳念真的鄰居家收到了一封信。 事情是這樣的。 那位鄰居大嬸的女兒,為了貼補家用,跟很多村子裡的女孩一樣,國小畢業後就去都市裡當工廠女工,過了幾年,再去茶室或酒家上班賺取更多的錢。在當時雖然很多人都是這樣,卻仍是逼不得已。 那個孝順的女兒,某天帶了一個在茶室認識的男人回家,說要結婚。 女兒認識了不嫌棄她工作與出身的男人,應該替她高興,但大嬸還是難過地說,媽媽知道妳辛苦,但家裏真的需要妳這份薪水,妳能不能再多辛苦兩年?兩年過後再結婚好不好? 女兒大哭一場後,回到都市後與男人分手,繼續在茶室裡陪客。 過了兩年,女兒又帶了一個彬彬有禮的男人回家,喜孜孜地說要結婚。 不料,那位大嬸還是難過地說了同樣的話,諸如弟弟妹妹們都還在唸書,還是需要她那份薪水,希望她女兒可以再辛苦兩年…… 這兩年都活在希望裡的女兒痛苦異常,在大哭中答應了她的母親。與那位深愛她的男人回到都市後,提出了分手。 過了很多天,鄰居大嬸收到了一封來自那男人的信。 師傅去挖礦了,於是換吳念真出馬。 吳念真說,他忘了那封信精確說了什麼,有些艱澀的用字他也看不是很懂,但他清晰地記得六個字,叫「虎毒尚不食子」。當他將這六個字原原本本唸了出來時,那位大嬸發瘋地地跑去撞牆,淒厲地哭喊她也不願意這樣啊、實在是生活所逼之類的話。 吳念真的媽媽跟一些圍觀的三姑六婆都傻眼了,奮力阻止大嬸撞牆自殺後,趕緊說,吳念真應該是唸錯了意思,要大嬸等到正港的師傅出馬讀信再說。 眾人眼巴巴盼著師傅從礦坑回來,立刻把信奉上,師傅有條不紊地唸了起來:「我很喜歡你的女兒,雖然現在因為種種現實原因無法在一起,真的非常遺憾,貧窮不是妳願意的,我也能體諒妳的處境,如果將來還有緣份,希望還是能跟你的女兒在一起。」 念完了,完全傻眼的吳念真被他爸毒打了一頓,罪名是亂讀信。 有好幾天,屁股爛掉的吳念真正眼都不看師傅一眼,遠遠看見就避開。 直到被師傅叫住,拉到一旁。 師傅說,你讀的內容沒有錯,但那樣讀只會白白傷了大嬸的心。既然兩人都已經分手了,是既定事實了,不如把內容圓一下------最後只要把「意思傳達出來就好了」。 (其實,我必須吐槽,那意思一點都不對)。 當時年紀還小的吳念真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勉強領受了。 幾天後,礦坑塌陷。 師傅走了。 吳念真哭得不能自己。 他說,他這輩子就看過這麼一個真正的「知識份子」。 師傅讓吳念真知道,所謂真正的知識份子,是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 他的一生中,就只有當年亂打盤尼西林的師傅符合這樣的標準。 我想,這就是一顆柔軟的心吧。 當然這是吳念真心中的知識份子典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