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理性的熱情

  隨即話鋒一轉,又說:「完全沒有缺點的電腦,能夠讓人感動嗎?福爾摩斯讓我感動的,正是他是人,而不是機器的這一部分。」   我與島田莊司是情敵,共同擁有福爾摩斯這名情人。我們也都明白,情人並不完美,除了愛吹牛兼沒常識(華生說他連地球繞著太陽轉也茫無所知),他可能患有躁鬱症,還可能是個同性戀(基本上我懷疑他跟華生很久了……)。   身為維多利亞時代的貴族後裔,福爾摩斯經常表現出對於委託人的同情和諒解,以及幫助他所同情的被害人和行為人免於法律在人為操作下展示的無情。   他就和我們一樣,是人而非機器,由於必須克服日常規律齒輪中難以咬合的脆弱,而把無處可去的熱情燃燒在犯罪的永劫輪迴。   但揭露真兇的光芒始終無法照亮一道不解之謎:要釋放多少熱情,才能支撐形銷骨立破碎不堪的理性世界?   如同張系國在其長篇小說《昨日之怒》後記裡說:「從事科學研究,從來沒有給予我一種真實感。倒是假語村言的小說,對我反而是更逼近真實的東西。但科學的世界是永遠乾淨、明亮、有秩序的世界,沒有混亂荒謬而無可奈何的時刻。」   或許,惟有敢用理性投入那些「混亂荒謬無可奈何的時刻」,才能表現最真誠勇敢的感性。   文學所承擔的,何嘗不是如此?   同樣的心情,我同樣看待「南非武官官邸事件」。   當年如果謝長廷不進去,他今天背負的指責恐怕不會少,甚至更多。但我不會怪他,對方手上有槍,殺人不眨眼,是我我也不敢進去啊!而他進去了。在那個混亂荒謬無可奈何的時刻。   我也不怪白冰冰。因為我理解當理性和感性相繼失去,剩下的唯有本性。一位母親自私絕望的本性。   理性告訴我,事件不只是事件,真正的事件,是畏縮在事件背後的人之所以為人的情感。   我在這混亂荒謬莫可奈何的抉擇中,深深的思考著:如果有神,或道德性的存有,它也不可能是別過頭去,什麼都不想知道,什麼也不想關心。   如果不知道或不想要關心什麼,知識是不存在的。而這分關懷,就是對理性的熱情。   2008.4.8 中時浮世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