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法律人的工作

  據說合格的法律人會回答:「動產!」   我就在想,平平是一支原子筆,對法律系的來說,是動產;對機械系的來說,是軸承機構,對化學系或修過熱力學的來說,也可能是「熵」啊!(又稱能趨疲,英文是entropy,跟台語原子筆諧音……XD)   由此可見,維根斯坦說語言有「家族相似性」,不是沒道理的。   法律的思考也很有趣。像我們刑法老師邊看《關鍵報告》邊想,犯罪還沒發生就先逮人,這裡的未遂犯的著手概念及其刑罰合理性的問題;如果是刑訴或其他公法領域的老師,可能就關心比例原則和正當程序的問題;民法老師則是看著廣告思考定型化契約條款的效力。   舉例而言,消費者保護法第22條規定:「企業經營者應確保廣告內容之真實,其對消費者所負之義務不得低於廣告之內容。」   最近有個清涼喉糖的廣告,一個猛男在電梯裡吃了喉糖,電梯裡的女生就涼到把衣服脫掉,然後兩人抱在一起kiss……。好,如果小明也買了喉糖在電梯裡吃,卻沒有美女來跟他打啵,他可不可以主張廣告不實,要求解除契約,也就是退錢?   還是我們可以跟他說:「施主,這個問題要問你自己!」   閣下要不要考慮整個容先?   所以,常常聽人說念法律要「靠背」,(某種程度也沒錯啦,就是背到哭爸=哭著回家找爸爸的意思……)其實我更覺得法律像數學,即使把公式(法條)全背起來,也不見得會解題。   只不過人們對於解不出來的數學題目,仍相信它有標準答案(事實上也不一定)。   一個好的判決,又像白居易的詩,老嫗能解,要做到講給鄉親父老聽大家都馬覺得很公道。   結論:法律人的工作等於是,一個詩人,加一個數學家。   2008.2.19 中時浮世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