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蝙蝠俠皇帝

陳之藩文中說: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 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實際上,愛因斯坦是這麼說的: It is essential that the student acquires an understanding of and a lively feeling for values. He must acquire a vivid sense of the beautiful and of the morally good. Otherwise he----with his specialized knowledge---- more closely resembles a well-trained dog than a harmoniously developed person. 國家圖書館中譯為: 讓學生獲得對各種價值的理解和感受是很重要的,他必須能真切地感受到美麗與道德的良善, 否則他的專業知識只是使他更像一隻受過良好訓練的狗,而不是一個和諧發展的人。 愛因斯坦並不認為專家是訓練有素的狗。而是缺乏真善美價值的「專業訓練」, 將使「人」──這個人不一定是專家喔──「像是」訓練有素的狗。 我不喜歡哲學家皇帝裡的這句話,也不在自己寫文章時引用。 因為我總忍不住想,假如專家是訓練有素的狗,那我算什麼? 撇開斷章取義而且是嚴重翻譯錯誤不談, 就邏輯上而言,即使專家是訓練有素的狗,也不能證明: 不是專家,就不是訓練有素的狗。 ﹝原命題為真否命題未必為真﹞ 假如否命題成立,那麼下一個推論也可以是, 不是專家的話,當然不是訓練有素的狗,更可能是訓練不足的狗。 這樣的教材放在義務教育中,也難怪我們的社會既不信任專家, 卻又弔詭的對所謂專家有一種迷信。 一方面武斷的認定專家是「人事不知的狗」而無法信任, 一方面由於在教育中做不到對於資訊的思辨判斷,只能服從專家的頭銜及權威。 同時,這樣的社會也才能毫無異議的讓類似教材屹立不搖。 同樣的矛盾,某種程度也表現在對於所謂資優生的雙重態度上。 尤其是媒體,每年聯考總要大幅報導各組狀元, 隔幾年再做「聯考狀元今安在」專題,追思緬懷兼幸災樂禍。 像錢鍾書說的:「假如我不能教病人好好的活,至少我還能教他好好的死, 反正他請我不會錯。彷彿藥房掌櫃帶開棺材鋪子,......」 消費他人,順便給自己做免費的心理治療,算盤打得不可謂不精。 這種矛盾,姑且稱之為「蝙蝠哲學」, 做事永遠預設兩套動態標準,以便遇鳥則鳥、遇獸則獸。 顯示我們的社會不只從M型進步到羈型﹝Σ﹞﹝詳情請見拙著2007台灣年度漢字﹞, 骨子裡依然存在「W」型,也就是倒吊蝙蝠型的結構。 我們的中學教材正是最好的蝙蝠養成手冊, 做得成專家就說「聞道有先後」﹝劃位繳費請早﹞、 「術業有專攻」﹝跟對老闆卡重要﹞; 做不成就改口「專家是訓練有素的狗」, 聊表除了有機會升天以外,一律不屑當狗的情操。 同理,做得成蝙蝠俠皇帝就號召天下﹝打電話叫天下雜誌來採訪﹞, 萬一做不成,也可以拿本天下雜誌來酸一酸。 總之教不出哲學家皇帝沒關係,我們還有很多蝙蝠俠皇帝。: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