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島由紀夫自殺之謎

  遺傳結晶工程研究所﹝簡稱遺晶所﹞所長易健、和春宮夢幻文學系﹝簡稱春夢系﹞榮譽顧問蕭滄瀾、史前人類學系﹝簡稱史人系,廿三世紀人類進入星際歷史,星際史前的人類稱作史前人類﹞教授盧花、犯罪心理鑑識學系﹝簡稱犯鑑系﹞系主任辛夜、陽光人權委員會﹝簡稱陽委會﹞總幹事梅仁淦等菁英齊聚一堂,共同打造銀河大學的複製人計劃,簡稱銀複計劃一號。銀複小組的主席,是銀河星際政府派遣的輪迴監督部﹝簡稱輪監部﹞部長雲京,他們的目標是成功複製出五百三十年前切腹自殺的地球文學家──三島由紀夫。   盧花首先發言指出,史人系研究三島由紀夫遺物,在三島珍藏的聖西巴斯善殉教圖中尋獲一根毛髮,較三島本人的平頭長度長出許多,應該不是三島的頭髮;據圖上遺留一坨乳白略帶黃褐的液體凝固痕跡研判,乃是三島看圖打手槍不慎掉落的恥毛。遺晶所所長易健隨即說明,毛髮的DNA採樣,若經由發達的複製人技術加以分析,將可重組出和五百多年前一模一樣的三島由紀夫。   陽委會總幹事梅仁淦表示,三島的同性戀傾向可能肇因於他對排泄物環保工業的憧憬,他的軍國主義可能來自於體弱無法投身軍旅的補償心理;為了使複製的三島擁有健全的人格,必須安排他擔任清潔大隊隊長。此言立刻遭到春夢顧問蕭滄瀾的強烈反彈,她認為三島的苦悶正是他的魅力所在,如果滿足了他的欲望,真正的三島由紀夫便不存在。但梅幹事顯然很堵爛蕭顧問的看法,他堅持基於人權,不該讓三島重覆他悲慘的命運。輪監部長雲京見兩人相持不下,連忙出面打圓場:「這樣好了,我們折衷一下,讓三島進清潔大隊,但是不要當隊長,這樣他可以好好領悟道在瓦溺的真理,寫出更優秀的作品。如果他喜歡當同性戀,清潔大隊多的是猛男給他挑,他多鍛鍊鍛鍊身體也好,省得練劍道麻煩;要是他被隊長操得不爽,歡迎他球慶日到星際總部表演切腹,反正我們要複製幾個有幾個,就這麼決定吧?」眾人聽完他一番見解,率皆幹你在心口難開。最白爛的人做官,倒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遺晶所長易健不好得罪雲部長,只好轉向犯鑑系主任辛夜:「辛老師,說說你的構想吧?」辛夜叼著煙斗,嘆口氣噴得易健一臉灰:「依區區敝人不才在下我之拙見,切腹就是自殺,依現行法是要判氣化的,氣化就沒法複製了;複製氣化人是違法的,而且也少了腦部的精神性基因。」雲部長被嗆聲,目眶紅紅、心情沈重底龜縮在座位上。   「基本上,我反對複製三島!」蕭顧問一激動就乳溝抽筋,估計為長期陰陽不調所致:「你們想想,夢幻天視發明以來還有人看書嗎?複製一個死文學家有何實益?頂多增添一名失業人口罷了。再說,我們能不能創造適合三島的環境也是個問題。在這所有幻想都能成真的世界,還有什麼虛妄可言?在這所有罪惡都可以藉手術治療的世界,還有何道德可言?在這所有藝術均用儀器測量的時代又有何美學可言?」一舉吐盡胸中塊壘,蕭顧問訕訕坐下。場內一片沈默。   易所長接腔:「嗯,蕭顧問所言甚是,複製三島不如複製飯島。」遺晶色胚果然名不虛傳,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哈蕭滄瀾哈很久了。   犯鑑系辛主任緩緩欠身道:「三島若複製成功,咳咳──」他瞄了易健一眼,那小子對蕭滄瀾頻送秋波,根本沒在聽辛夜講話;滄瀾不鳥他,只約略調整他的D罩杯,卻令易健益發春情蕩漾。辛夜警告式底乾咳,易健總算回神。「三島若複製成功,固然是很好的教材,對遺晶所、春夢系、史人系或敝系而言皆然。儘管年輕一輩早已不知虛妄為何物,亦無所謂道德,但無虛妄本身就是某種虛妄,無道德本身也建立了它的道德秩序;輪迴鏡、青春泉使人永生不朽,櫻花常開不謝,倘若三島的基因不變,勢必生不如死,感受到新的創作源流。」   最後與會人士以三比二的票數﹝蕭顧問滄瀾反對最力,他不忍心破壞他的春宮夢幻;易健色迷心竅,力挺滄瀾,一方面也想偷懶不做遺晶工程。梅仁淦、盧花、辛夜等人贊成,雲京身為主席不參與表決﹞決議通過銀複計劃一號,複製三島、交由金閣寺住持夢遺方丈撫養。   終於,複製三島長大成人,輪監部長雲京安排他和前世三島相見。   複製三島:「我要殺了你。」   前世三島:「我已經死了。」   複製三島:「不,你沒死!三郎沒死、金閣寺沒死!因為你,他們都沒死,和我一樣活著、活著、沒完沒了底活下去,我要殺了你!」   「你弄得死他們麼?我辦不到,你以為你能辦到?」前世三島頻頻展露猙獰的冷笑:「你只能像我一樣毀滅自己!」   次日,星際廣場躺著兩具永生不朽的屍體,星際總部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如何處置這樁窒息式性愛疑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