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3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戲說檢察官 - 當哈姆雷特與唐吉訶德同台

  因為是這樣的腳本與角色,台上的騎士與王子,不斷重複著相同的情節。拚命揮舞寶劍的騎士不停地問:敵人在哪裡?真相在哪裡?正義的足印與公平的見證又在哪裡?寒顫搖晃著天平的王子得到鬼魂的啟示,然而他無法開口回答:這是千真萬確的乞求,或僅僅是魔鬼所捏造的命令?   也許騎士和王子,寶劍和天平,理想的崇拜與高貴的情操,已然隨著女神卸妝而盲目瘖啞。否則他們為何要與海市蜃樓的風車搏鬥、與捉摸不定的神諭抗爭?當檢察官拒送書類、逾期上訴、護子攔轎、贖車縱犯、情緒崩潰、怒罵被告……我們是不是也被想像中的矇眼布栓住了,不再沈默卻充耳不聞,不再等候卻原地不動?我們對正義女神的呼喚愈來愈頻繁,然而迎面而來的,卻是故障的天平,以及生銹的寶劍。   在不知有神也不見先知的時代,唐吉訶德們還在用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於是乎,鄉民的竊竊私語變成涿鹿的隆隆戰鼓,存在主義式的荒謬性化為自我解釋的壕溝戰場;這一幕法庭戲的加害人與被害人都隱形了,而成為檢察官與法律制度本身的同台競技──天真而顯得愚蠢的唐吉訶德vs.龜毛而顯得無能的哈姆雷特。   「現代社會的自由,是一種牢籠裡的虛空,法律與權利無法打破那個牢籠,學術與知識也無法填補那種虛空。」(顏厥安,二○○四)這個囚禁著虛空的牢籠,Arthur Miller稱之為「煉獄」,現代社會及其性格千方百計所創造出來的煉獄。「我們的文化中失去了地獄,因此我們迫切的找尋替代品。」而這個現代文化意義中的地獄,放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就是「無權處分正義」。   從「少了羈押權要怎麼做包青天?」到「行政權干預司法自主!」以上種種使用正義之名、收益自我赦免的權柄、抵押正當程序、消費專業身分與倫理等戲碼,暴露了這個煉獄裡沒有風車和鬼魂,也不會有硫磺與祭壇、正義女神或上帝,因為唐吉訶德和哈姆雷特他們自己,已經悄悄取替了這個位置。   2007.6.10 自由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