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6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王溢嘉 - 擺盪的生命圖像

﹝不過我很喜歡物理和數學,對我而言,打球就是物理,音樂就是數學;  但後者是很壞的毛病就是了﹞ 他提到王溢嘉,說喜歡文學還是可以邊唸醫科邊創作, 我答應考慮,於是買了《實習醫師手記》作為參考,思索著未來的路。 我不知道姑丈是否忘了書中內容,這不可能是一本引人投身白袍生涯的作品啊! 所以,終究我還是跑到社會組去了。 今早為了查一些資料,無意間看到他的專訪,恍然大悟: 難怪我的書架上,他的書很多。 有一次,我為了想知道其中一本封面的圖叫什麼名字,按書上的電話打到野鵝出版社問, 接電話的人先說他不太記得,後來又突然想起來告訴我應該是某某某畫的, 要我自己找一下;我道完謝掛電話,才熊熊想到他就是王溢嘉吧? 因為他的書,我開始對超現實主義的畫感興趣,算是附帶收穫。 他寫過:「我覺得自己有各種潛能,卻無法確知該發揮何種潛能, 因為若專注於神經生理學,勢必無法再專注老莊哲學; 但選擇神經生理學或老莊哲學,它的終極意義又是什麼? 我想先搞清楚。但結果卻因為無法瞭解諸如此類的終極意義,而有著無能之痛......」 我除了頻頻點頭,還能說什麼? 專訪中有幾段:   「畢業的時候要分發,班上有個協調會,我也去啦!」當時,如果精神科有名額,今日的王溢嘉可能就是另外一種人生走向!可惜,當時他的成績是在中後,協調的結果是「可以去」耳鼻喉科。   本來,醫科的學生雖知道自己日後要當醫生,但那只是一份模糊的藍圖,而今一經分發,人生的未來軌道突然落實而清晰起來。「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就要做一個整天看人家的耳朵、鼻子、喉嚨的人,這跟我心目中知識份子、讀書人的形象非常不一樣。」   王溢嘉心目中所勾勒的知識份子輪廓,毋寧是個通才,同時也是個能夠為文的思考者。他曾在一篇札記裡提到﹕他害怕成為割胃的專家、某種荷爾蒙的權威、或者判讀腦波的能手。他害怕,是因為他覺得「專業」同時意味著「缺憾」。   「結果,我比學醫的朋友懂得更多文學,比搞文學的朋友懂更多心理學,比學心理的朋友懂更多醫學,就像姜子牙的坐騎『四不相』,沒有人會認為我是他的同類。」 最後一句話,用「半杯水理論」來看,它也可以被解釋成: 比學醫的少懂點醫學,比搞文學的少懂點文學,比學心理的少懂點心理學。 半路出家唸法律的我,頗能同理箇中「擺盪」的滋味。 另一方面呆板又世俗的我,始終缺乏勇氣去追尋他那分「讓根深入黑暗」的「墮落之必要」。 今天投報的文章暴露出我是個連《老師不是人》這種白爛電影都看的白爛人,XD←而且喜歡用火星文 同類是一定有的啦,他生得太早,在最孤獨的時候沒有遇到「火星宅世界」, 而我同樣走過那條小心翼翼的鋼索,即使不一定保證成功降落地球,至少沒有被吸進黑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