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b Baker Street

關於部落格
Dear Watson,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 759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的聯想

這是一首回應某重大社會新聞的詩作,對空軍士兵江國慶因案被冤殺,十七年後才得以平反的悲劇事件,作者作了極為深沉、悲憫的反思。而「雪」的陌生、純白意象,在不下雪的南國,就像「六月雪」中不該下雪的炎夏,成為千古冤屈的象徵。
在本詩中,作者對於受害者的心境有著入神的刻畫,但不流於濫情,反而閃爍著熟練的象徵主義者擁有的冷靜與洞見。
──羅智成評新詩組佳作〈雪的聯想〉
雪的聯想

每個不下雪的國度
都有一種遺失的冰冷
在無法彼此擁抱的顫抖中流竄
 
死刑犯吃了最後一餐,緩緩
將月光嚼爛,流過胸腹
早已適應的黑暗,想像它被射穿
在眾目雪亮的社會版,開一小扇天窗
議論紛紛如神諭降下,掩埋
紙面上短促一生被踐踏的足印
天窗囚禁月光,看守著他
默讀消融的時光,從退伍令
等到判決書,在死去小女孩身上
裹的床單,自白與清白同等慘白
 
每個不下雪的國度
都有一種遺失的顏色,將生命
折射在規則的陰影之外──
人們嘴裏冒著理性的煙硝
瞄準言語無法治癒的情節而許多
揣測紛紛扣住板機並各自畫靶
隨刺鼻的異議一哄而散
等不及生銹的體溫保存
另一種解釋
 
因果的鎖鏈在腳踝,拖著
斷裂的聲響,子彈從命運的輪盤
射偏,生與死的彈道無法比對
罪與罰背後神所描繪的經緯
南國從不下雪他卻祈禱,淚裏
有夠多的鹽,寄給雙親的信
凍結十七年後,能不能
讓年邁的手抖落一場昭雪
 
南國的雪祇是下在
母親的髮鬢,他最後終於想起
她親手做的晚餐,以慈悲的詞性
調勻人間的酸甜苦辣……盛一碗
熱騰騰的雪,他抬頭仰望月光的溫度
味蕾嘗到母親打翻眼中的殘雪
又驚慌地收拾
潔白桌巾上他斑斑的缺席
 
南國並非從不下雪,在十月
國家熱烈慶祝他的誕生及死亡
正義選擇坐在觀禮台上
以面無表情的儀式校閱生命
尊嚴與殘缺的底線
沒有一個觀眾捨得離開
這場由同情精心排演的慶典
若真相、真相必然要在白饅頭上
淋上鮮血,向沈默的暴行索取對價的賠償
對他做出公平的審判,則永恆
遺落人世的冰雪何時會停
始終是個懸案

(第十七屆臺大文學獎新詩佳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